WD

返魂香 04

章四

 

引者,启渡陨,现太虚万象,入死门。

 

大理寺卿卸了一天里刀光剑影的装束,整个人松散下来倚靠在凭几上,翻来覆去端详着手里的石头。史令公驾鹤西去前并没有留下什么嘱托,只有早先在收纳硟玉石的木匣封条上批的这句话。那石头只有拇指指节大小,圆滑透亮的,迎着灯火过去,影影绰绰的有幽蓝微光流动。

 

摊开金吾卫上将军打来的战利品核对。

 

谱牒上记的是,流徙汉民归化,妻亡,余一女。确是真没寻错方向。方縗的掌印合得上。可惜女子不上谱。砍凿痕是二人右手持兵刃,血溅的位置低了,衣带结是反的,砖石木梁向外塌,没烧痕,是房内冲出去的。不是雷火。方縗身上并无伤口,那房间里还有第三人。但是那个姑娘手臂上有痕迹,是个姑娘,姑娘……石头磕在拧起的眉心上敲了敲。

 

夷越族规,男子须已结亲成家后才能获头人许可离寨远行,去时左臂上近肘处束一条黑绳,绳两端结在一个银片上,那银片上刻着妻室名字的最末一字。将来若是返还不得,死在外头,只把银片带来便算是人回了。他们在李家撕去那三个蒙面人的衣袖查看时,找到了绳结。女子出寨并无此一规矩。

 

可那是个姑娘。

 

“老狄,你得过去看看,老芋头不大对劲。他待在刑房里不肯出来。都已经两个多时辰了。”狄仁杰正满脑子都是姑娘的时候,沙陀奔了进来,急得人有点蹦跶。

 

“他去给犯人动刑了?”他们眼下还没摸出门道,撬那方老板的嘴也是白费心神。

 

“那倒没,在捣鼓炭火盆子。”

 

“进宫见天后回来就这样了,问啥啥不说,应该是……这儿坏了。”沙陀点了点自己的额角。

 

 

是坏了。

“既然人是自杀,你们也不必再继续追查下去,就此结案吧。”突然人就变卦了。

“天后,现在结案为时尚早!臣在太史令李淳风家中搜出……”到了这个地步,与其等眼线探子报上去,倒不如自己先说。

“别再说了!也别再提这等妖人。”天后手里的念珠拍在香案上。

他便不再言语了。

“你呀……真是难成大器。”天后应当是留了半句没说。

 

“难成大器,狄仁杰很快会取代你。”他想起来没多久前也有人说过这话,那又何妨。

 

狄仁杰多数时候很乐意跟他东拉西扯的,因为看了什么都记得住。用得着的便从脑瓜子里翻出来列给人看。看的人也乐意听。比如那个石头的来历,他说自己多年前偶然翻过一眼安陆县志。

 

那里头记载的,蚕祖在庭昭山落脚的时候正撞上山神嫌恶他。后又被西王母一挑拨,便真斗起法来。蚕祖法术敌不过,被诛杀了。死后尸身被山神焚烧,升起的烟气沉在山林里,落雨冲入溪水变成了彩石。山中的蚕户如果能在山间找到这种石头,点燃了向山神祈祷,能保佑祛除蚕虫丝茧病祟。

 

是个挺俗套的神怪传说。他大约是被神怪给迷住了。

 

酉时刚过,尉迟上将军终于在刑房里捣鼓完,快步闪进了大理寺卿住的那间屋,关门。

 

“怀英。”


离了家乡后几乎没人这么叫他。狄大人听得入耳有点太阳穴抽紧,莫名记起封魔族案里那段花火鬼夜造出的幻觉。

 

“天后又是要你来取亢龙锏?”怪不得这么为难。伏在案上,狄仁杰盯着手里的谱牒敲石头,也不回头看。去拿吧,你收好便是。

 

尉迟真金把一个东西越过他肩头,递上来,摊开在那本谱牒上。一个细长的,灯烛底下模糊看着有点像根绳子。

 

再就看清楚了,惊得一骨碌差点从榻上滚下来。跪坐起身,眼睛瞪起来有二分像眼前人。

 

丝编的长绳,中间牵连着一枚薄薄的银片。那银片刻着狄仁杰名字里的最后一字。字写得挺好看的。

 

饶是大理寺卿平日里挺愿意主动开口说话的这会儿也不知道该讲什么了。

 

说,尉迟上将军你这是拿我寻开心?这事其实一向是他比较乐意干。

尉迟大人你这行事也太过于草率,可否容我先去信禀明父母?

还是利索点直接晕过去明儿再说?真特别想晕的时候人倒很是精神着。

尉迟真金你为什么要挑明了?就算你我是过命交情,过命和过门也不是一回事。

脑袋里轮转了百八十圈,嘴紧闭着暗自咬腮帮子内侧的肉。着实后悔多嘴与他讲那些个风俗轶事。

 

他二人前路看去,各自清楚不会有几天太平日子可过。彼此做个能出生入死的知己朋友已是难得。若是斗胆一窥扶持尉迟真金处身立命的那位天上人是什么心思,说不准哪一朝天颜更改,到时他们还要刀兵相向。眼下尉迟真金明晃晃交了底细摆在他面前,反而是被人给架到了悬崖边上。这绳子他接与不接都没得退路。难道装作有的没的得过且过也是行不通了么?这一关他过是不过?狄仁杰一向是先发制人的那个,此刻也是尝到了被人反将一军的滋味。嘴里泛苦。

 

“老芋头这是没戏了?”沙陀忠和水月摞着挤拉在门缝外面。屋里两人还在互练瞪眼,僵持着。

“那我不白给他编了半天的绳子!”水月不乐意,声调抬得有点高了,沙陀赶紧上去捂她的嘴,被拍掉手。

 

 

“狄大人意下如何?”尉迟上将军抱臂,微低着头,头一遭占了先机,也是通身舒畅不少。

 

“那尉迟大人将来可不要后悔。”狄仁杰探手过去解了那人护腕,袖子推上去,长绳在臂上缠了几圈,也没扎得太紧。

 

 

 

 

—————————————————————————————————————

 

并不能让唐朝人拿着戒指求婚,就这样了。参考尉迟大人写诗什么的,认为他具有有样学样这一优点。应节嘛。

就是美军里那种身份标识牌的类似用途。

香虽然不是香,但是能点。神都龙王还是条蝠鲼呢。下一章点香。上正主。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