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

返魂香 03

章三

 

尉迟真金少年时选入千牛卫那会儿便见识过这种景象。

 

那年长安城捎带着拥身的锦绣山河降了难得的大雪。吴王进翠华山中行猎被围困其中,一个而立之年的亲王性情如此轻妄,怪不得当年未过华岁便跑去造了反。皇帝是一向的心怀仁厚,当时他们这一队禁卫军被特意指派了去寻人。那会儿他轻功还没现在这么好。那山里的雪呀,面上看去轻柔可欺,底下却仔细遮掩着万丈深渊。不留神一脚踏上去便是已没了回转余地。二十人的队伍返还时只余了七人。

 

不知这一回他们能有几人从这似是岌岌可危的雪窝子里囵吞个爬出去。

 

不过,眼下尉迟上将军先得从这围了一周身的长竿阵里全身而退,那才有后话。此是夷家人专冲着飞檐走壁的膝头脚踝上敲打的路数。原是对付腾湖水鸟用。尉迟真金抽刀摸出银链球定神待着这一帮贼蛮子出招,还能分出点心寻思,狄仁杰这真不是故意坑他的?

 

 

“门口放的生面团是替身,岭南夷越族习俗,如果家中有人做了上不得台面的事,便在门下放置此物,古祖神降罪之时会将其带走,放过生人。”

“夷越人生性孤僻排斥异族。虽有一脉聚居洛阳,却多数回避戒备汉人。族中世代相传的打桨之术据说十分厉害,还有劳尉迟上将军代为去闯上一闯。”回程路上狄仁杰主动提的,明日分头行动。

 

尉迟真金一分都没犹豫便应下了,来寻匿在义宁坊里的夷越族寨户司主,为着索要谱牒。族中规矩只要是出了桂州总管府的族人,身世来历都必须在这上面誊录齐全。那对父女的来头怎么看都不简单。

方一字不是夷越族姓氏。

都府连夜提调来的过所文书上登的名字是,方縗,方戮,屠戮之戮,不是露儿。

 

他孤身一人便装来的。金吾卫的头衔和家伙什在这儿都不好用,人带多了还容易惊着伏在草稞子里的鸟兽,问不出什么实话。结果也是真没问出什么来。

 

听得耳边风起,高处精钢长竿落下,身前身后也皆往膝下击来。尉迟真金长刀并未迎去格挡。刀尖轻落点在碎瓦上,凌空一翻甩出长丝链球,缠上一条打下来的长竿,发力向一旁扯去。

这一群异族人并非奸邪之徒,无需击杀。他已将抢夺来的谱牒系于腰间,只求全身而退便可。

那竿子却从缠结处折了,中空里出射出一道利剑当胸而来。尉迟真金撤出握刀右手捏一枚流星镖硌住剑锋,借势拧转踢上阵圈里一人天灵盖,便得了个间隙闪身出来落在石板街上。那被他踢中的人也砸在眼前,喉部一枚刺钩扯得皮肉撕裂,已是无力回天了。

 

一名前臂处捆着机关的玄衣蒙面人高立于屋顶正脊之上,待金吾卫上将军仰头看他时便几个起落飞身而去,尉迟真金只得追上。是去另一边的方向。另一边定是不太平了。

 

那一边他其实是去不得。整个河南府都知道他在谁手底下做事,闯过去叫人瞧见了说出去便是事端。狄仁杰是知道的,所以先开口,请求他来了这一边。另一边史令公李淳风家里正在举丧,还未出头七。

 

太白星昼现,女武代天。

 

这话在他还未落地降生前传过一阵子,没找到应验的正主。后来便没人敢再说了。敢说的都是想死的。当年第一个敢说这话的人头上一直有人罩着扛住了没死,如今也进了棺材。刚进去,棺材还停在家里头。

 

所以,未出头七便来上门叨扰的大理寺卿这边厢也不怎么好过。三条缀满青钢锻鱼钩子绞丝串连的长鞭,卷着剐下来的碎木渣,都快抽到狄大人幞头带子上了。亢龙锏迎着绕上去震开,那三个玄衣蒙面人便又抽出一节,似是延绵不尽。

 

狄仁杰按着王溥给的指引找来此处。长卷里裹着的是王太医他师父当年遗下的手札,内有一封与黄冠子道人的几行书信,说是得了个不知如何处置但是又有些玄妙之处的物件想叫他看看。一颗硟玉石,言语含糊,之后也没了下文。石头应该还在太史令家人的手里。

 

亢龙锏被卷脱手甩在一旁的时候,沙陀忠扑过去护在了怀里。水月几步跃过来两把月牙匕首挽起银花挡严了他身前,仅是有招架之力。

丁迅手中的长刀已被鱼钩拉扯得翻刃几处,弩剑射尽,眼看着也是支持不了多久。来的是治丧的官家,只是问询,他们并不好大张旗鼓,没带多少人马兵械。

狄仁杰望见廊下置着的一盘残棋。扯住垂地的白幡躲过抽来的鞭刃,翻身去了梁上。腾挪几步扑到那棋盘上方,金钩倒挂,抄了把琉璃棋子拧身对着长鞭卷来的路径击了出去。

 

飞石打穴位也只能暂止对方攻势,解一时之困。那倒刺长鞭连成一片,一人被制退了便有另一人补上,他们四人招架都吃力,更谈不上近身格杀。倘若是那个会使暗器的人来便定能化解了吧。

 

大理寺卿正闪念间,一枚流星镖已是划入翻飞的幡布嵌在了其中一个玄衣人的面门上。

该来不该来的,人还是来了。一脚踢碎了窗棂子落到厅堂中间。

 

另一条鱼钩鞭盘上尉迟真金手中长刀,刀主人顺势一扯,左手另一把长刀应势脱飞而去。直送入对方腹中。

同一时第三条鞭子已侧向上将军眉心,旋动而来。

尉迟真金眼前,一人自屋梁落下,瞬间双手已是合握住了那遍布钩刺的鞭刃。

左手再掷出三枚流星镖,右手松刀,搂上对方腰际便要飞身后撤。却又堪堪止住了步伐。可撤不得。

 

“狄仁杰!快把手松了!”赶忙抓住对方腕子便要验看。

没见着预想中鲜血迸流的画面。

 

叮当一阵响,狄大人手中莲花银徽并着一枚铜带扣,连同钩挂着的长鞭梢一齐撂在地上。人好着呢,掌心里的皮都没划开一寸。扭脸就看着尉迟上将军,有那么点眉开眼笑的得意样子。

 

李家大宅里轮完这么一遭也真再没动静,现下里一地的尸首。穿堂风托着血腥味,挤开了引魂幡往天井里漫出去。棺材里的拉扯着棺材外的,大约是一个活人都没了。

 

也不尽然,隐约地听着有人在细声抽噎。丁迅和沙陀走上前去搬开翻倒了一地的书卷箱柜。底下还压埋着两个活人。活人一个穿着仆役装束,一个看上去大约是个世家公子打扮,活人们挤撞着冲出来就齐齐扑跪倒地,磕头。

 

“谢大侠救命之恩!”

“小可谢诸位大侠救命之恩!”

 

大侠臂弯里正搂着人呢,没腾出手来上前去扶他俩。

 

 

 

—————————————————————————————————————

 

以历史上武皇登基的时间为基准点,按片子里给出的二十年,往前推。为了合得上剧情,让尉迟大人比狄大人年长了三岁,以及沙陀如果九年前能叫做孤儿的话年龄应该比他俩小很多?

可算是明白为啥管自产文叫割腿肉了,是真割呀。割得头皮疼。后悔没多看点武侠小说。编打戏都不知道该怎么能打好看……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