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

返魂香 07(终章)

章七

 

“可恶!”

 

尉迟真金攥着方戮的衣襟,捏紧拳头,几乎要将人提起来。

 

方戮没瞧他,只扭脸狠狠地盯着一旁的狄仁杰。扯起的嘴角笑得有几分狰狞,口型似是要挤出一个死字,但还未及发声血沫便喷涌而出。挣扎抽搐片刻,终是很快便没了气息。

 

刚才趁她怔愣之际,大理寺卿翻手将一直暗中捏着的那支长针甩出去,打在方戮右腿几日前与李漠尘争执时留的旧伤上。趁着对方身形一软,挣脱出来。自腰间抽出惯常使的那支细短软棍,回身连续点中对方几处穴位。方戮扑跪下来,却硬是扛着浑身僵直扭头向后扬起手臂。

 

咔擦一声机关响动,一枚钩刺从她袖中穿出,飞向尉迟真金,被侧身闪过,同时尉迟真金手中流星镖飞出,钉在了她的喉咙上。

 

烟门外却传来碎裂之声,飞出的钩刺正击中沙陀捧在手里的那盏香炉,香炉一碎,石玉跌落在地火星溅开,青烟凝聚而成的入口竟瞬间塌散化为无形了。

 

此一时渡陨之内。

 

狄仁杰凝神去想那中天,四面八方的山崖石壁和脚下天云便随着他的心思漂移轮转起来,一片浮云皆向中心凝聚扭曲的漩涡挪到了脚下。

 

尉迟真金看不到狄仁杰所见的这处涡流。便跟着他指点的方位,拆出先前藏在木竿中的长刀,划开掌心将血向下方洒出去。

 

血滴入其中不像流水飞花那般往上飘,而是直落进那片漩涡里,霎时间脚下赤光漫涌,遍布丹霞。只可惜转眼间艳色便褪去了。

 

“若不是还要去解决天上那个麻烦,你我二人在此地两袖清风隐匿终老倒也不是坏事。”尉迟真金并未感受到周身有何变化。许是得出去才能有说法。眼下没了门路人反倒静下心来,还能开开玩笑。

 

“真有一日斩尽地狱恶鬼,我便随了你的心意。”狄仁杰帮他取下背后还挂着软甲的钩刺,面上笑着,心中却还在思量另外一桩事。过往梦境中,换一线生机,死,入死门?此心念一动,脚边云天里竟真的劈出道裂隙。

 

那裂隙黑沉沉地盯着他。

 

狄仁杰只觉胸中一滞,赶忙紧掐住先前点香时刺出的那道伤口,血从指缝溢出来,神志清醒了些。死门是么?

 

“老狄,怎么了?又不舒服?你针带在身上没?”尉迟真金察觉他面色不对,上前来掰着他的肩膀查看。

 

狄仁杰仔细打量着他,觉得眼前这人周身竟勾勒出一轮眩目的光来。在这一片虚幻之中有如降世的神明一般。他有点冲动想去摸摸他的面颊。

 

“尉迟,你想看变戏法么?”

 

“……先前在大殿上看得够了。”

 

“我这个可是真材实料的,能给你变个门出来。”

 

“你当真?”尉迟真金一脸疑心。

 

“当真,你都看到我刚才变的那些,这里面我说了算,想变什么变什么。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先站到那边背过身去,闭上眼把大罗龙羯心经念一遍,不然我这戏法就不灵光了。”

 

尉迟真金见他说得恳切,面上也没有平日里那种调笑戏耍的样子,便将信将疑的照做了。

 

狄仁杰望着他的背景,慢慢退到石台边缘。

 

“尉迟,前路漫长,望自珍重。”说着人便一脚踏了出去。

 

“狄仁杰!”

 

呼喊声未落,一道长鞭不知从哪块山崖上甩出来,紧缠住了狄仁杰的手腕,一把匕首凿住崖壁止了下坠之势。

 

“老娘我可真是赶来的及时!”

 

是水月。

 

水月是快马连夜赶路的。次日戊时才到翠华山,天黑爬不上来,只得在山下待了一夜。第二日午时左右在尉迟真金画注当年吴王扎营的地方找到一户人家,讲出来由后对方给她指点了这条门路。但这渡陨内的光景只过了还不到一个时辰。

 

三人拉扯着攀上水月来时的那处悬山,山腰平台上放着一盏香炉。水月拾起香炉带路进了面平整的山壁里,明暗轮转间,他们便置身于一间草庐之中了。一位老者正在屋内等候。

 

临返归洛阳前他们听那位老人讲起,引者入死门形神具散后会在渡陨之内凝成一道新的香火,聚做出口。与生门那道只能在一尺之外燃起的香不同,这是可以带到外面去的。当年吴王在山中启门时也出了岔子,以引者一命换得逃出升天。吴王离去时将这炉香交与他看护,老者在山中照顾此香未灭已是有十七个年头。这缕香便是那位蚕女,也是老人的妹妹。只是,老人托他们帮忙打探当初他抚养到五岁便被一位官家带去杳无音讯的甥女境况如何,却是狄仁杰再无法作答的了。

 

一路回程,尉迟上将军闷头打马,全然不与大理寺卿讲话,对方喊他也不应声。估计人还在气头上。水月尴尬得很,只能埋头跟着。

 

隐隐能望见长夏门的时候三人止住了马,水月先赶回大理寺,为了把沙陀叫出来。

天上那一大片已经蔓延到几乎罩住整个洛阳城,连日光都遮严实了,城郊高坡处向下看去真如同鬼城一般。

 

“这块石头掉出来就成了这样,我啥法子都试了怎么都点不着它,你们再不回来我真不知道该咋办了。”沙陀忠把一块血红色的石头搁到狄仁杰手里。这几日他们仨谁也没消息,急得他六神无主,整个人憔悴不少,就差没去抱着亢龙锏哭。

 

狄仁杰拿着石头奉到还站在一旁不搭理他的尉迟真金面前。

 

“是下官行事过于莽撞,下官向尉迟大人赔个不是,还望大人能消解心中怒气,宽恕于我。”

 

接着人就被一把抱住了。力气挺大的,勒得他想呲牙。

 

“你若是出不来,我就一辈子待在里面陪你!管那全天下人的死活!”

 

 

话是这么说,洛阳城的死活还是要管的。

 

尉迟真金掌心托着石头,举到半空里,按照狄仁杰的说法,心中想着去收天上那灰云。

那云雾便翻涌起来,一线细烟垂下探入那块红石中,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后,苍穹里再无痕迹。

 

趁着尉迟真金做法收云的档口,狄仁杰给沙陀和水月大概解释了一下这其中的来龙去脉。还说将来方縗判成死囚就送去给他师父交差。

 

“那李姑娘手臂上的伤你知道是什么了?”沙陀情绪好起来又想起这节疑惑。

 

“或许也是曾倾心爱慕过吧。”狄仁杰望着不远处还在专心做事的尉迟真金。

刻在血肉上,最后剜干净。

 

“回禀天后,贼首现已伏诛,余党羁押在案,贼人所用妖法邪术已被微臣尽数化解……”

 

当天狄仁杰去向天后复命前,问了尉迟真金打算怎么处理这块石头,算时间他得再过一日才能回宫报到。这东西他们不能留在手里,终归是个祸端。实在不行就乘船出海去扔了喂鱼。

 

尉迟真金却把手摊开在狄仁杰面前。还没等人开口,便握住他的一只手,示意他五指张开覆在那掌心里的石头上。

 

“去想你想做的。”尉迟真金说完便将手指穿过他的指缝间合住。

狄仁杰会意,与他十指相扣,掌心里一阵细碎破裂之声,再摊开时只余下一捧红粉。

 

在那天夜里,洛阳城下起了一场大雨,旱情缓解,洛河涨回岸边上,也再不能涉水过去了。


 

 

 

 

 

——————————————————————————————————————

之前查了一下古时候快马加急洛阳到长安大概需要一整天左右的时间,回程人多速度慢了点,文七章,文中差不多七天。

就……写完了,写的过程中一度思维混乱怀疑人生,但是终于是有一篇写完的东西了!感谢所有愿意看这篇东西和鼓励我还有帮助捉虫的小伙伴们!

其实最初构想的是BOSS是隐身属性只能在烟中显形,最终战他们四个扔香熏球玩耍,结果改着改着变成了这样……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