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

返魂香 06

章六

 

狄仁杰在把几块水晶饼伴着两枚铜子交给星津桥下与他嬉闹逗弄的孩子前,去了一趟宫里。

 

“荒唐!如今皇上龙体欠安,只因你一番无端揣测,便要去往行宫别院?路途颠簸若有什么闪失,你如何担待得起!”

“天后,微臣现已查明歹人是想借此妖邪之物尽毁洛阳城,为保大唐,还望二圣能速速移驾。”

“即便真是如此,寡人也不能只顾自身安危不管城中百姓死活。狄卿向来足智多谋,此番定能想出破解之法。其余无须多言。你自行退下吧。”

 

所以,尉迟真金寅时在宫中轮值巡戒的时候,便瞧见了宫城墙外摇曳而去的那一线花火,旋即去向天后告了假,说有急事要去一趟安州寻访故旧。

 

当天夜里,金吾卫上将军战甲披挂,周身缠枝金纹光华闪烁地擦着星月烟火,手持令牌叫开定鼎门,往城外赶。路上边扯缰绳边留心尾巴有没有盯上。确保该看着的人都瞧见他走了。

 

行至城外十里处官驿时邝照已在马厩里头等了他几个时辰。二人更换过衣冠,邝照易容扮做他的模样换马往安州方向去,他扮做一名普通驿使等待明日城门开时再返回大理寺。只是他临睡前仍心内不解大理寺卿上哪里搞来的这一大把作假用的红头发。早说了还要预备这些个,来铰他的用又不会不答应。

 

大理寺卿还在琢磨着怎么才能下地狱。

眼下若要遣散撤离都城百姓也无从下手,流言散播出去还会引得民心动荡。那就下地狱救吧。只是下地狱也得有门进去才行,他现在缺的是那个门。他盯着那女子颈上伤口,先前在烟柱看到的那番情境中,刀划过去,划过去之后?之后是血,但是并非应当有的喷溅而出。仵作曾讲过尸体内一丝血液也无,是因为血么?

 

“老狄,咱们什么时候给我师父抬过去啊,他现在催得我都不敢回去拿药材。还有,为啥还不把咱们的人撤回来?”沙陀回来就看到又钻在仵作间里研究起死尸的狄仁杰,突然想到王太医还等着他们的死人手这茬事,愁得不行。

 

他赶回时把那位太史令家公子李漠尘一并领过来了。这厮先前受那一顿惊吓,整个人萎靡惶恐不堪,走路都踉跄,死活不愿意待在家中。又说他总瞧见有歹人在家里晃出来,书房的东西也被翻弄过,直缠闹着要来大理寺寻庇护。水月给烦得看见他就躲,因此沙陀一去跟她讲要上趟翠华山的事立时就应了下来。

 

“不,不用撤,把剩下的人也全都派过去。去时要热闹点,叫人看见。”狄仁杰的嘴角又有点往上翘的意思了。

“老狄……要不我再给你扎两针?”沙陀觉着他许是脑子还没醒过劲来。

狄大人正清醒得厉害。还要预备明日摆好饵料引鱼上钩。

 

第四日,巳时钟声刚起,饵已摆在了大理寺的当院里,饵就是狄仁杰自己。

沙陀忠把针囊揣在腰里,站立一旁,防着他万一再晕过去。其实脸上心里都慌得很,左右到处瞄,不知道为什么尉迟真金这会儿了还没返回来。又转念想着早知昨天不把那块石头捡回来给狄仁杰,如今又要再折腾一回。

今天的大理寺除却他俩也就还剩下两个年迈体弱的杂事差役守着蔫坐在一旁木墩子上的李公子了。

 

同昨日一样的摆设安置在大理寺卿的面前。只是现在他手中除了蚕茧外还多捏了一支长针。

再点那石头前,狄仁杰悄悄在掌心里扎了个口子,看着血在茧子上浸得差不多过半了,引着了投入到香炉里。

 

这一回投下去没窜出长柱。只有两道灰蓝色的烟气丝丝缕缕地漫过了香炉,横着向前飘出去。在眼前一尺开外的地方聚攒起来,层叠而上飘忽着渐次抬高。到有一人高的位置时便止住了升势。最后竟是真堆成一道门的形状,隐约还能听到门后头如环佩相击一般的潺潺水声。

 

“都别动!”

 

狄仁杰身后翻倒之声一响。那方才还在打蔫哀叹的李公子突然就扑将过来,一柄短剑架在了他脖颈上。随后一声唿哨起,先前埋伏在大理寺各个犄角旮旯里的玄衣蒙面人一涌而出。制住了受惊之下捧起香炉不知所措的沙陀忠和两名杂役。

 

李漠尘推搡着大理寺卿进了那道门里。一个杂役大约是想来救人,瞅着那看管他们的蒙面人一个不留神,挣开压束,拖着手里的长木杆,也冲进了烟门。只可惜刚踏进门便被身后射来的一道刺钩打入背心当中,扑倒于地。

 

狄仁杰余光瞄了眼倒在地上的人,腰背挺直,面上一派的安稳平和。

 

门里面便是他先前心神恍惚时所见的那片幻境。

他们二人站立在一块悬于云上的石台面,身后是那道烟门,眼前浮动着无数的悬山高崖。溪流如轻纱般垂挂下来。郁郁葱葱的花树头冠冲下倒长在石壁之上,败落的漫天飞花与脱离崖壁前还是流淌下来的溪水无风而飘向天去,没入头顶极远处翻涌的汪洋中。

 

“方戮姑娘,幸会。”

 

“哦?狄大人居然知道我是谁了?”

 

“我先前已是怀疑。你一家没有仆佣雇工,除了你父亲无人能来认尸,我查探过那女尸并无易容换面,说明你也有自信不会被旁人辨认出容貌,若是问询周遭邻里反而会打草惊蛇。”

 

“狄大人果然聪慧过人,怪不得我爹说你一定能帮我们进来此地。只是接下来还有一事需要狄大人相助才行。”

 

“既然姑娘这么看重在下,可否请教这一方天地究竟谓之何物?”

 

“这东西是当年吴王带回来的,李淳风那妖道以为能凭借它化解推算中女武代天的灾祸,便与我叔祖房梁公和那吴王一同钻研,发现其中这一番景象。只是那妖道极其奸猾,防备我家,因此我等只知晓降杀之法并不能掌控。此物只有寄子才能以心神之力控制。吴王本是寄子,祸事起前他将此力交移给了他与那山中蚕女所生孩子。李淳风将其收养。我等此番前来便是要寻那寄子一同向李治复仇。”

 

“那你们为何却又要自相残杀,李姑娘又是怎么死的?”

 

“那贼婆娘坑骗于我!原本只要她将渡陨散于宫城之上,降杀时可将水泄入洛河之中,并不会殃及城中百姓,可李淳风那老贼一死她却又反悔了!要她说出如何成为引者开启烟门易主却又硬是不肯,僵持了一番竟自行了断!真是浪费我几年的心血精力与她辛苦周旋!那颗石核也因她这遭折腾碎成了齑粉,害得我只能去九州池里再寻当年太宗皇帝藏的另外一块!如今,既然能有狄大人解开石上的玄机,那就请大人为我等指出中天所在吧!”

 

“中天却又是何处?”

 

“狄大人只要凝神静气应该便可看到中天方位。得入中天者才可成为寄子。此物诞于火,长于水,水火相生,又互相克制。寄子与引者也须为二人,引者启门指路,寄子驯服掌管。”

 

“那在下若是不肯答应姑娘所请呢?”

 

“我已命人将点香放线之法散布全城,倘若狄大人不肯出手相帮,那东西没寄子收束散在城上。待到中元节时全城长烟牵引于天,洛阳将倾覆于洪水之中!”

 

言至于此,那伏倒在地的杂役突然翻身站了起来。

此人一手扯下脸面上的假皮布巾亮出满头红发,另一手甩出支火信冲烟门之外的天际射出去。

只听得外面喊杀之声又起,先前在大理寺门外头扎堆做买卖的胡人商贩们抽出腰间刻有莲花徽记的长刀,翻过高墙瓦顶冲进院来。

 

圣旨里要金吾卫不得来大理寺,没说不允许金吾卫穿着大理寺的官衣去守着李淳风的家。

 

 

 

 

 

 

 

———————————————————————————————————————

自己上手搞了之后才终于明白,为啥反派都死于话多。真特么能说啊。早知道不故弄玄虚之前多分点话给别人就好了。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