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

返魂香 05

章五

 

“老狄,老狄,咱们又被人盯上啦!”

 

沙陀忠从封魔族那档子事里练过来之后也长了不少心眼子。再加上昨个一遭。今早上在门前胡人商队的市集摊子里,他就一直觉得有几个人来来回回的没变样。起身走了过一阵子又折回来。当医官的眼力绝是好到能分出两片降香叶子有什么差别。连刚端上桌的馎饦也顾上吃了跑回来找狄仁杰。

 

狄大人正望着天上,地上的事还云山雾罩,天上也开始不太平。

 

天上飘了一大片灰蒙蒙的。司天台递到天后手里的奏折也说不清从宣教坊外一直漫延到贞观殿的那一片是什么。阴沉沉闪着雷电,却不见落雨,时不时有涌浪翻滚之音传下来。灵台郎跪在殿外口里只念的出臣罪该万死。

 

“你前日所言,到底成与不成?如今这外面又是怎么一回事?”天后立在与自己一般容貌的菩萨前。已是有些怒气。

“东西我先前已给天后看过,还有太宗皇帝的密旨为凭。想必天后已是对照过太宗皇帝的字迹,不然我现在当被斩于阶下了。只是之前一个寄子身亡,需有人入内易主,昨天我等在李家未能找寻出启门易主之法。眼下散出去无法降服。要纳为己用想必还得依靠狄仁杰,以他的头脑,稍加引导,相信很快便能有结果。”一个小內官跪在身后头,就是那日在甘露殿外碎了药碗的。故意碎的,为了惊动天后。有东西要献,不能硬闯进去,不然不等说话便会被格杀了。尉迟真金前脚走,他后脚被押进来,说是药有问题一定要禀告天后,却不是药的事。

“哦?你等与皇室素有旧怨,为何如今却要来助我?”

“我家族与皇帝的仇怨和天后无关,当年若不是他与那长孙无忌合谋陷害,我全族如今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将来改朝换代之时还望天后能赦免我家人罪过,返还归乡恢复名誉。”

“此物真有通天换地之力?”天后转身看着跪在地上的人。

“当真,当年我家先祖和吴王领了太宗皇帝的旨意同助那黄冠子道人施法,亲眼所见,此物若是能收为己用当抵得过千军万马,只求天后能挡了不让金吾卫的人再参与进来,我自有办法对付狄仁杰那边。”

 

那哪能挡得住。

“老狄,天后此一次言行十分反复无常,今天更是直接点明了要我与金吾卫中任何一人都不得再入大理寺,会不会是又中了什么方术。”尉迟真金是偷着来的,霍耿也不敢不帮他瞒着。现在玉皇大帝也拦不住他来。

“天后今天差人来降旨,要我们十天内破案。”昨天可还说的是要结案。

“如今看着像是入了死胡同里,还破得什么案!”眼看着人又要焦躁起来。

“尉迟,我们得再去点那香试试。”狄仁杰极认真的看着他,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

“你知道怎么能点着了?”

“姑且试上一试,死马当活马医。”如果真如同传说一般的话。

 

于是把大理寺的校场全清干净。当院里正中摆上一盏香炉。

大理寺卿两腿微分垂手立于案前,金吾卫上将军与一名医官分守两旁。如同开坛做法一般。

大理寺一部分人站在廊下等着,预备随时冲过来,真出来什么妖魔就直接开打。还有一部分人被派去李家守着,说是防备再有要去清人门户的人。水月也暂时留在了那边。有情况报信快。

 

狄仁杰昨天差了乙安和周进出去,去找或许能点着那香的东西。这东西在洛阳城其实不好找。洛阳不产丝绸。最后跑去了尚服局要他们料理服用采章时留存的凭样。说是大理寺查案急用。一把蚕茧子。

 

眼下,狄大人拿着火折子点了一枚蚕茧投入到香炉里,香炉当中放着那颗石头。

这回灵,那烟就真起来了。并不是袅袅飘散的那种香烟,一道青烟直冲天际而去。

 

是狄仁杰看到的。那个死去的女子,立在烟柱之中,一脸笑意,眼中却是决然哀伤的,短剑横在颈上,划了出去。他突然就听到了巨兽濒死前的哀嚎,震耳欲聋,胸口如同被那剑刺入一般。眼前白芒闪烁,人跟着就跪在地上。恍惚间感觉到是有人扶住了他,扭头看过去,模糊的视线里尉迟真金也盯着烟柱之中,满眼震惊之色。可是他还没来得及问什么,整个人的心神也如烟尘散去了。

 

沙陀忠见尉迟真金扶着狄仁杰再没动作,赶忙就过去要拉人。耳边听得水浪之声乍起,仰头看到那烟竟是连到天上的灰雾中,那一大片天居然随着这道烟柱急促的涌动起来,好像是要被拉扯下来一般。

“老芋头你发什么蒙啊!”沙陀扯不动他俩个,急得一巴掌拍到了人背上。

尉迟真金猛然就惊醒过来。一脚踢翻香炉灭火。打横抱起人就往官舍那边去了。

 

狄仁杰觉得自己应该是在梦里,可他又看到了那片天旋地转的景象,他这回把拳头挥出去,被人一把抓在手里,然后就醒了。身后倚靠的那个人一手握着他的拳头,一手攥着他指尖上挂满针的手腕子。一条腿拦在卧榻外侧防着他滚下去。

 

“我啥也没看见。”沙陀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手里还在收拾着针囊。

“尉迟,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东西了。”

“永徽四年冬天,吴王进山打猎被困雪中,当时我们去救的,刚才我看到死在了那里的几位同僚。”

“一下雪啥野物不都躲起来了,你们汉人冬天进山打猎的啊……”

狄仁杰刚才还迷蒙混沌一片的脑海突然就清明了过来。所以那或许不是打猎。吴王曾做过安州刺史。

 

狄仁杰要尉迟真金去翠华山探查的事直截了当的被人给拒绝。说是敌人本就在眼皮子底下,如果你这边再遇到什么事我赶不来救。何况当年除了满山百年不遇的大雪并没有发现其他什么不对的。只得拿地图标了方位让沙陀赶去李家央求水月过去走一遭。

 

他们现在得去会会一直羁押着没管的那个人。

 

“狄大人终于肯来找我了,听狱卒们说天上出现个东西?原本还以为这东西没了寄子一时半会不会再现身。”方老板的人坐在监牢里,一副很是轻松惬意的样子。

“敢问方老板是房家的哪一支?”

“多余的,我不会说,再等十天就是中元节,到时候狄大人就知道天上那是什么了。整个洛阳城连李治全家一同与我陪葬。也算是了却平生夙愿。”

“当年一事与如今的洛阳百姓并无关系,如果方老板肯说出解救之法,我等可向二圣求情赦免你家人罪过。”

“呵,那好啊,此物名叫渡陨,腹内便是地狱,狄大人既然这么有普度众生的慈心,那就去地狱里寻法子救吧。”

 

 

 

 

 

 

————————————————————————————————————

果然我这种水货智商不应该去挑战走剧情,狄大人保佑我后面顺利走完不要出什么纰漏。


评论(4)

热度(21)